没乘车却被扣163.8元 南京网约车黑平台司机太坑人 - 惠州梦想票务
 
 

没乘车却被扣163.8元 南京网约车黑平台司机太坑人

发布时间:2019-08-16 09:48:44
 
原标题:没有坐车却被扣了163.83元 南京网约车这个“黑平台”司机“嚣张” 网约车也有“黑车”?平台也有“黑平台”?是的。扬子晚报记者近日接到市民投诉,称在某地图软件上打了同城艺龙旗下的“秒走打车”,受到了司机的“报复性扣款”,损失了163.83元。但在解决问题的时候,乘客却发现没有一个部门能够帮他追回损失。扬子晚报记者近日进行了调查。 【市民投诉】 没有坐车,却被扣了163.8元,秒走打车客服电话一直打不通 上周六晚上11点多,市民周先生和同事航班落地南京禄口国际机场后,想打一辆网约车回家。“因为我朋友住在江心洲,我住得比较近,我就想打一辆车,先把我送到家,然后再送他。”于是周先生从某地图软件上顺利打到一辆车牌号为苏A37HG*的网约车,显示驾驶员姓胡。由于周先生开通了免密支付,所以如果顺利的话,他朋友到达目的地后,系统自动扣费,整个行程就可以结束 “但因为我以前在机场从来没有打过网约车,我也不知道应该在哪里等,于是就给司机打了个电话。”周先生说,“当时司机是让我们上二楼穿过一个平台,再走一段距离。但我们行李实在太多,而且我实在没找到他说的通道。所以我就跟司机说,要不这样,你要是过不来,那我就取消吧,因为我实在是找不到他说的通道。但我话音未落,司机就把电话挂掉了。” 放下电话,周先生觉得可能司机生气了,他也没多想,就想先把订单取消,但发现司机已经点了“已到达”。“我当时也没想太多,以为司机是不是点错了,我当时就拨打了同程艺龙秒走打车的投诉电话。”电话没有打通,周先生又着急送同事,就想着第二天再说。于是,周先生便打了一辆出租车回程了。 没想到周先生刚到小区门口,就收到一条短信,是某地图软件推送的,说秒走平台的司机已经把乘客送到了江心洲,并且完成了扣费,还包含了十元过路费:“我当时很生气,就再打了秒走打车的投诉热线,但一直打不通。后来我就又打了他们的投诉热线,客服表示一到三个工作日给我回复。” 周三下午,某地图软件没有给周先生回复,周先生就打了电话过去询问。客服表示,秒走平台方面说,周先生投诉的这位司机联系不上,所以无法对周先生的投诉做出处理。“我觉得很气愤,出了问题,平台联系不上司机,这样的平台实在是危险。”这几天,周先生一直在联系秒走打车和某地图软件的客服,但问题始终没有得到解决。 【记者调查】 秒走打车系“黑平台”,此类平台南京还有 昨天,记者下载了某地图软件。在“打车”栏中,记者看到其中有秒走、滴滴、首约、曹操。但就在7月1日,南京市客运交通管理处发布了南京网约车平台公司合规情况通报。在通报中记者看到,目前南京还在营运的平台有美团、滴滴、首约、曹操、神州。记者从交通部门了解到,某地图软件的秒走打车等业务目前并未在南京申请许可,也未取许可。也就是说,南京目前存在一些打车“黑平台”。记者昨天分别用几家平台都打了车,其中秒走打车不到3分钟就接了记者的单。也就是说,目前“黑平台”和其他获取了资质的平台一样,在南京开展着网约车营运业务。 由于“黑平台”的数据没有接入交通部门的大数据网,记者从交通部门了解到,目前交通部门也并不掌握几家平台上车辆的运行情况,也不掌握司机是否实名制注册等情况。记者查询看到,秒走打车是同程艺龙旗下的打车平台。而同程艺龙是同程旅游集团旗下的同程网络与艺龙旅行网在2017年12月29日共同成立的公司。但网络上关于“秒走打车”的信息非常少,只有一则该软件与滴滴在成都的合作新闻。但滴滴方面表示,他们和这款软件的合作仅限成都,南京没有合作。昨天,记者尝试拨打秒走打车的客服,打了好几遍,在4点多的时候拨通了该平台客服。客服承认收到了某地图软件转去的工单,并表示一到两个工作日给予记者回复,对于其他问题,客服均表示不清楚。 【监管空白】 归哪个部门管,没有明确规定;监管难度大 记者了解到,交通部门目前只对具体的非法营运行为进行查处,也就是说,交通部门对平台的处罚也只限在市场巡查中查扣的案例集中对平台进行处罚,只限于查扣有实际非法营运行为的车辆。而乘客能做的,只能是通过96196热线等,向交通部门提交举证材料,交通部门将在市场巡查中对涉案车辆密切关注,如果碰到该车“继续违规”,那么将对此车进行“合并处罚”。这主要是由于,未纳入管理对象的车辆无任何数据,交通部门对此类车辆也无约束手段。此外,在这个案例中,乘客并未实际乘坐车辆,通过信息撮合平台联系的业务产生了消费纠纷,应走消费维权渠道。 但记者昨天致电南京市消协,工作人员回复,目前所有的网约车纠纷都是由交通部门负责处理,还是建议记者拨打交通部门的96196投诉热线。 那么“黑平台”又归谁管呢?记者昨天从《南京市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管理办法》中看到,发展改革、价格、通信、公安、人力资源社会保障、商务、人民银行、税务、工商、质检、网信等部门按照各自职责,对网约车经营行为实施相关监督检查,并对违法行为依法处理。 其中通信管理部门负责网约车互联网信息监督管理。也就是说“黑平台”应该是由南京市工业和信息化局管理。不过由于该局没有在114登记联系电话,网上公布的电话也未能打通,所以记者昨天未能与该局取得联系。 市民周先生最终能否要回他的打车费,南京的“网约车黑平台”结局如何?扬子晚报记者将持续关注。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 徐媛园 (责编:张鑫、张妍)